情感 谁共计了谁的幸福

 

对这套婚纱照,当初完全是一时冲动。那天,苏茜陪闺蜜去婚博会时,耐不住销售人员说得天花乱坠,一狠心就刷了卡,拿着单子领了个可恶的布娃娃回来。晚上,她支支吾吾地跟余鹏提起这件事时,余鹏直接跳了起来:“证都没领呢,拍什么婚纱照?”苏茜原本还有些理亏,被余鹏这么一说,也就负气地耍起小性子:“我就要拍就要拍,你不去,我找别人去。”

苏茜在友人圈晒出婚纱照后,破马引下世人围观。走过路过的友人全都点个赞,祝贺的话收了一箩筐。晚上临睡前,苏茜心情愉悦地逐个回复大家的留言。但一堆评论里,有个旧共事不讨喜地问:咦,哪有这样晒幸福的?没看到结婚证,就直接上了婚纱照?红本本也晒个呗。苏茜有些心虚,因为实际情况是,她跟余鹏尚未领证,并且在未来一两年,甚至有可能三五年内,都将处于“无证上岗”的状态。

争执的结果是,一个月后,他们瞒着家人,去了婚纱店。拿到照片后,苏茜非常愉快。她抱着那么一点荣幸心理,将照片发了出来。反正这个微信号只有共事和同学,他和余鹏不说,父母也不会知道。关灯睡觉前,再看一眼那些美美的照片,苏茜很是等候真正披上婚纱嫁给余鹏的那一天。

为何不领证?当然有苦衷。余鹏家在上海郊区的城市,大四的时候,家里的房子始终说要拆迁,毕业后就顺便把户口打回了寄籍。结婚象征着要从家里的户口本上独破出来,至少要少掉十多少万的拆迁人头费。因此结婚的事,一拖再拖。苏茜起初不在意,就情感而言,有不那个证并不重要。她跟余鹏自大学开始恋爱,感情始终很好。两人吵吵闹闹的这些年,也从未放开彼此的手。只是,眼看着自己年纪越来越大,朋友圈里大家又争先恐后地晒婚纱照晒小宝宝,苏茜那颗想要迈入围城的心,就有些蠢蠢欲动。

证都没领,拍什么婚纱照